首頁 唐詩三百首 【曲江二首 其二】 杜甫

【曲江二首 其二】 杜甫

朝回日日典春衣,每日江頭盡醉歸。
酒債尋常行處有,人生七十古來稀。
穿花蛺蝶深深見,點水蜻蜓款款飛。
傳語風光共流轉,暫時相賞莫相違。

白話解說

每天退朝歸來,都要典衣沽酒。常常到曲江邊舉杯暢飲,盡醉而歸。因賒酒太多,處處留有酒債。人生活到七十歲,自古以來就不多。蝴蝶在花叢中穿行,時隱時現。蜻蜓緩緩飛動,時而點著水面。我要對春光說,請與蝴蝶、蜻蜓一同流轉。須得片刻欣賞,莫誤時機。

注釋

典:典當。
蛺蝶:蝴蝶。
款款:徐緩的樣子。
流轉:輪流。

賞析

詩人以酒消愁,日日江頭盡醉歸,因此落得酒債滿身,不得不典當春衣。雖然如此,他還是賞花玩景,高唱及時行樂。然而仔細探索,就發現言外有意、弦外有音,景外有景、情外有情,「測之而意深,究之而意來」,真正表現了「神餘像外」的藝術特點。

Tags:
必批網